南平站
你最讨厌的“恶人”,也许是你成功路上引路人!
作者:快效人才网 日期:2018-01-25 浏览

你身边是否有那样一个“恶人”,不管你说什么他都反驳,不管你做什么他都泼冷水,明明你已经很努力了,他偏偏说你做得不够好……

其实,“恶人”有时也是一笔财富~

◆ ◆ ◆ ◆

每个成功者的身边

都有“恶人”相伴

01

-

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,总会遇到那么几个恶的老师,或者邻居,他对你的评断,对你的言行,让你觉得不舒服,使你难受过,即使你成年了,老了,你也还会记得童年或者高中时你遇到过的那个恶人。

很不幸的是,在职场上,我们也逃不掉这个规律,总会遇上那么几个恶人,他们总是没事对你鸡蛋里挑骨头,不管你做的多好的工作,他总是要给你泼盆冷水,仿佛你上辈子欠他似的,上帝专门让他这辈子在你眼前晃,故意让你不舒服。

有趣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很多曾经共过事,甚至交往的还不错的同事们的面庞会渐渐地模糊掉,独那几个曾经让你不舒服过的人的面庞,却会始终留在你的脑海里,很难忘却掉。

02

-

在我的职场生涯中,第一个让我印象深刻,并铭记深刻的恶人,是我的第一任上司。

那时候,我在做数字统计工作,因为当时电脑还很稀罕,公司里不怎么买得起,配备的很少,因此,每天、每周、每月,我都要用手工做大量的数字统计报表,还要用手工的方式做分析图,像什么帕累托图啊,直方图啊,线柱图啊。

而我的上司呢,简直就是个魔鬼,每天都给我挑毛病。当然,一开始,我不懂嘛,被挑也正常。后来,我做好了,他还接着挑,什么文字的大小不一啦,图的间距不够精准啦,页与页之间的字和图位置对的不准了,等等之类的小细节。

每次他批我,我都恨不得抬脚把他从窗户口踢下去。但这世界总有些不公平的事,谁让他是上司,我是下属,且还是个职场新人呢?所以我只能忍着,努力把他挑出来的小毛病一一进行改进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不得不推翻了原来沿用的各种报表,几乎全部重新设计了一遍。这个过程,使得我对工厂里各种表格的应用和原理,颇为理解。

这对我以后从事管理工作,帮了大忙。因为被他逼着改过好几轮表格,使得我对当时公司的各种表格设计原理非常熟悉和了解,因此再有新需要,我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,几分钟之内设计出新表格。

03

-

后来,我做工程师了,我的上司则升成了我们部门的经理。

好家伙,这次又是狼入虎口了,他对我的挑剔,不仅没有减小,反而也跟着一样升级。每次开会,他必点名批评我,如果整个团队做的不好,一般他都会放过别人,而独拿我开刀。基本上,他修理完我,也就等于修理过整个团队了。

因此,我也被其他几个工程师笑称“挡箭牌”。

有时候,我也觉得好奇,他何以对我如此恨之?问其他人,他们也觉得奇怪,都觉得他对我,确实过于苛刻了些,而且有些苛刻,没有道理。

我是个好强的人,一般受批评之后,不会太垂头丧气,而是憋着气,做到更好。通过做,再回头反思他的批评,有时候倒也觉得他批的其实挺对的,只是他好像对我的标准比同等职位的其他人似乎高了些。

慢慢地,培养出来了我凡事多用功,多思考的习惯。也因此,我也就比那些批评挨得少的同事,学的东西多了很多。

04

-

后来有一天,他忽然找我,说让我当个主管试试。我一听,吓了一大跳。心说,这是吃错了什么药?一堆他平日觉得顺眼,不批的家伙不提拔,偏来找我这个天天捱K的家伙。不会是玩什么把戏吧?!

不料,他却说:“你是块玉,是块好苗子,但你太散漫,如果不要求严点,你就很容易变懒散。但你也有你的优点,就是你经得起打击,扛得住压力,受得了委屈,这点又是很多人比不上的。单说专业,可能有比你强的,若论综合能力,你显然是你们几个里是最好的,所以,我觉得你是这个岗位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就这样,我被一个我心目中的“恶人”推到了管理之路上。后来,他当然对我也会骂,但却没有以前那么狠了,再后来,他升职了,于是推荐了我去接替他的职位。

05

-

坐到他以前的位置上,回望以前的自己,我忽然发现,他其实并不那么“恶”。

实际上,一个上司对一个下属,如果实在是不抱期望的话,可能说都懒得说,真是因为抱有期望,所以才会批评,最厉害的惩罚其实是漠视,是无视,而不是批评。

如果很不幸,你非常看好一个下属,觉得他本来很有希望成长,但他就是散漫,就是随意,就是自己不拿自己当回事的时候,你的气也就不打一处来。所以,这种恶,其实是一种有益的恶,或者说一种善意的恶。

我接替他的前两年,我就发现,同样是当个恶人(几乎每个上司都会扮演恶人的角色),我就恶的没有他那样的激情,那样持久。

06

-

第二个让我记到现在的恶人,是我当部门经理之后,遇到过的一位老人。

他的恶,不是我之前上司的那种有针对性的恶,而是另外一种几乎是对一切人皆恶。恶到什么程度呢?只要是由他参加的会议,或者他参与的项目,他一定给你挑刺,不管对象是工程师、主管、部门经理,还是副总、老总乃至客户。

他的这种恶,是那种非常地不合适宜的恶。他不会看场合,不会分身份,也不会分事情大小。最让人难受的地方还不是他给你挑了刺,而是他很认真,很有原则,而且,挑刺很专业。

为了给你挑刺,他会查很多资料,很多数据。所以,面对他的麻烦是,你不能像对一般的同事那样回避掉,或者搪塞过去。他真的专注和有耐心到你答不清楚,绝对不放过你的程度。

我就被他缠上过几次,为了应付他,我花了好多时间来搜集数字和资料。说老实话,有些事,我真觉得不必那么认真。这脚踩下去是土,换个地方也许就没土了嘛,为什么非要问清楚这里有土的原因呢?

所以在公司里,他真的不受欢迎,无论什么年龄、什么职位的人,只要曾经跟他发生过交集的,能绕过他,就尽量绕过他。所以他的人缘确实也不怎么好。

但是他年龄大,是跟他共事的同事们的叔叔、爷爷辈了,所以大家在面子上,还是挺尊敬他的,背地里,大家开会,能不让他参加的,尽量不让他参加。除非怎么绕也绕不过去,那就听天由命吧!但他似乎对这些完全不以为忤,每次都很热心地样子。